《Darker than Black》(以下简称DTB)是成人动画。不过成人动画显然是分很多种的,DTB是哪种意义上的成人动画呢?

如果要从尺度上来看,DTB的尺度并不大,没有性爱的片段,也不够血腥。从不卖肉的角度来看的话,DTB比当时、比现在的大部分动画要纯洁的多。

DTB的成人感,首先得从主要人物的年龄构成来说,黑、黄、猫都不是高中生的年纪,也不是高中生的心理状态,黑虽然打着中国留学生的名号,但整部动画从来没有去过学校,相对于同时期《叛逆的鲁鲁修》那种虽然有世界规模的事件但还是要到高中上学,这种典型的日漫设定的套路,DTB是很反讽的。高中作为内容,它以成长为主题,但在形式上,日本对高中固有的依恋,导致高中成为一种僵化的场所。它表面上发生的所有成长故事,都隐藏了高中这个场所本身从来都不成长的事实。

DTB,几乎彻底回避了高中这个主题。这个动画跟成长实在没有太大的关系。就像OP里唱得那样:“我不想再要任何东西,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感受。”这两句歌词非常重要,它表达了一种停滞的氛围。一种固执的拒绝,一种对过去的否定,和对现在的肯定(这种肯定也可以说是一种“默认”)。在这里,成长不仅不被需要,而且不再可能。

为什么不可能,看一下所谓的契约者的定义就明白了。

DTB最重要的设定契约者,就是一种停滞之物,一个人一旦成为契约者,就仿佛自己一直是契约者。纠结的过程是很少、甚至不存在的。因为契约者是没有“罪恶感”(第一集黄说的)、甚至根本就没有感情的可以使用异能的人类。没有情感自然也就没有纠结。比如第四集的JK,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JK,在变成契约者之后,却对“我好像杀了很多人”这个事实也没有任何情感上的反应。这一点对于DTB来说是非常重要、有创新性的一点,和其他同类型动画对比一下的话,就可以看得很明白,比如《寄生兽》《东京喰种》之类的动画,同样设定了和人类相异的一个异种,那么在这些动画里,主人公从人变成这种异种,这个过程中的内心纠结通常是动画的重要主题之一。这种纠结是我们成长过程中,必然会感受到的纠结的戏剧化,不管有多戏剧化,都处于成长故事的延长线上,只是被放入一个极端的环境成长而已。或者毋宁说,在这个僵化的恶场所日本,在这个停滞的国度,只有极端的变化,才能让人成长。

而DTB省略了这种纠结。在黑的身上,纠结只以少到几乎不存在的断片记忆的形式而存在。不过这也是契约者这种设定的合理结果。因为契约者是理性的存在,不会做梦,只会合理地思想,合理地做出判断。

有趣的是,契约者的存在核心恰恰是非合理的被称作代价的东西,契约者为了能够使用自己的能力,就必须付出代价。每个契约者的代价都不一样,唯一的共同点是不合理、无意义。

刚才说了主人公黑,一直在做事(而缺乏那种“我为什么非得做这种事不可”的抱怨),做事的时候偶尔显示一点自己的“人性”,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纠结,不过是心理还是生理上,DTB第一集黑在完成组织的任务(也就是刚刚杀完人)之后,在舒缓的音乐中自己做饭,就是显示他独立性的典型场景。黑是一个在各种意义上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人。不管是在工作上,还是在私生活里。

那舒缓的音乐,就是黑的内心。是他停滞的心情。

这种停滞,不仅仅只体现在黑的身上,更是渗透到了整部动画的形式里。第一季里的单元剧模式,看起来没有开头,没有结尾,没有目标。黑只是处理一个又一个的任务。他虽然在一些行动中对组织有所违逆,但总体来说并没有“我要推翻组织”这样的宏大目标。(当然我不是说DTB没有主线,只是即使我们把DTB有主线作为一个前提,这种碎片感、松散感也是挥之不去的。当然如果非要说DTB有一个主线,那这个主线的暧昧性也是肉眼可见的)

并且,黑的确有要找寻妹妹白的明确目的,但是,他的找寻是纯粹理性而非焦躁感性的,有机会,就找到,没机会,就等着机会。他的行动的前提是对于妹妹的爱,但是整个搜寻过程中感情被压抑到了最小限度,以至于到了几乎不存在的水准。

黑的魅力,在于他“扮演”正常人类时的那种憨厚单纯的样子,还有他执行任务时偶尔表现出来的人性。他偶尔会忧郁地说上一句,是和猫说:“你相信有一天真正的星空会回来吗?”但也是说说而已。在说这句话之前,他询问自己在任务中认识的一位女性之后会怎么的时候,对方说:“她的生活不会改变。”